赵构的书法艺术(二)

84 人参与  2022年09月23日 20:22  分类 : 书画频道_书画艺术_书画作品_书画展_书画家_文人画_书画培训_书画装裱  评论

赵构是在文化、艺术氛围浓厚的北宋大观、政和、宣和年间长大的。北宋帝王“一祖八宗,皆喜翰墨”,其中艺术成就最高者恰恰是赵构的父亲徽宗赵佶。北宋中后期,更是人才济济,书法艺术空前繁荣,苏轼、黄庭坚、米芾、薛绍彭等,笔势翻澜,在书法领域各擅其能。宣和内府藏有大量显赫的历代名贤法书墨迹,在《淳化阁帖》《大观帖》等陆续刊成的基础上,宣和年间相继修成《宣和画谱》《宣和书谱》等艺术大典。生活在这样一个书风创新、书家辈出的时代,又成长在一个热衷艺术、书画氛围浓郁的帝王家族中,倍受各位先皇御书和禁中大量历代名贤法书墨迹的熏染,赵构从小就与书法结下不解之缘,其对书法艺术的热衷恐怕已在某种程度上超过了对政事国事的关心。

关于赵构早期的书法活动,南宋人就有明确的记载。杨万里说:“我高宗初作黄字,天下翕然学黄;后作米字,天下翕然学米;最后作孙过庭字,故我孝宗与今上皆作孙字。”楼鑰说:“高宗皇帝自履大位,时当艰难,无他嗜好,惟以翰墨自娱。始为黄庭坚书,改用米芾,动皆逼真。至绍兴初,专仿二王,不待心摹手追之勤,而得其笔意,楷法益妙。”李心传也说:“思陵本学黄书,后以伪豫遣能黄书者为间,改从右军。而绍兴之初笔势已如此,乃与《戒石铭》字体顿异,殆天纵也。”南宋末年的王应麟综合了前辈的说法,提出:“高宗皇帝云章奎画,昭回于天。爰自飞龙之初,颇喜黄庭坚,后又采米芾;已而皆置不用,颛意羲、献父子,手追心慕,曾不数年,直与之齐驱并辔。”

其实,赵构应早在少年时代就开始学习书法了,而且最初是取学父皇赵佶的。赵构论书自跋曾云:“昔余学太上皇帝字,倐忽数岁。瞻望銮舆,尚留沙漠,泫然久之。赐宋唐卿。”这应当是赵构在徽宗拘于金五国城而尚未去世的绍兴五年(1135)四月以前(或绍兴七年正月讣报南至前)的话。受书人宋唐卿,后来在绍兴十年以内侍省副都知的身份出任了徽宗梓宫按行副使。而宗室子弟早年遵从皇帝学习书法,恰恰是赵宋的一大传统。可惜,赵构早年取学徽宗字(瘦金体)一类的书迹至今尚未有发现。

大约在登基以后,赵构就转向用黄庭坚字体作书了。这至少传达了两条信息,一是赵构有意识地回避了太上皇的影响,而不再用他的“瘦金体”发布御札,以免触动某些敏锐的神经;二是赵构至少在宣和年间就已经取学黄庭坚书法了,而且可能也是受自徽宗赵佶之庭训。赵构传世书迹中的早期作品也明显地流露出这一倾向。如,绍兴二年诏颁《黄山谷书御书戒石铭》于各郡县时题首“御制戒石铭”五字及其手谕十二行,绍兴三年所书的《佛顶光明塔碑》和赐岳飞的《殄灭群寇敕》等,均是典型的黄书体势。

楼鑰又曾记述说:“高宗皇帝垂精翰墨,始为黄庭坚书,今《戒石铭》之类是也。伪齐尚存,故臣郑亿年辈密奏:‘(刘)豫方使人习庭坚体,恐缓急与御笔相乱。’遂改米芾字,皆夺其真。”而据岳珂所记:“中兴初,思陵以万几之暇垂意笔法,始好黄庭坚书,故《戒石之铭》以颁,而方国一札皆似之。后复好公(米芾)书,以其子敷文阁直学士友仁侍清燕,而宸翰之体遂大变,追晋轥唐,前无合作。珂家所藏诏墨几百轴,以岁月考之,良是。故绍兴间,公书尽归九禁而世罕传。最后赤水得珠,颐神北内,躬御宝跗,制《翰笔志》,多纪公遗事,益知帝心简注,惟公是嗜。是帖多天上本,间有‘内府图书’及‘绍兴’宝玺在焉。”可见,赵构大约在绍兴四五年(1134—1135)间开始从使用黄庭坚字体转向使用米芾字体,外部政治环境上的原因就是出于防止北方的北齐刘豫金国傀儡政权以黄庭坚字体相乱,而内部艺术环境上的原因是米芾书迹大量搜集于宫中,且米芾之子米友仁侍清燕于宫中。比如,约书于绍兴四年前后的《书白居易七律自咏诗卷》和绍兴七年(1137)所书《赐岳飞手敕》等,均是典型用米佳构。


以上作品多为赵构三十岁前后所书,历代文献中也未见赵构在建炎以后有刻意临写黄、米书帖的记载。由此可以推断,赵构对黄、米书法的潜心学习,应当开始于“靖康之变”发生前的青少年时代(大抵以宣和年间为主),而此一时期去黄、米二人谢世时间未远;加之“元祐党禁”在大观元年(1107)正月得以赦除,黄庭坚书已不在禁学范围;米芾晚岁曾赴宫廷任书学博士,与宋徽宗关系密切。这样,身为徽宗之子的赵构虽未曾见到黄、米二人,但出于对当时盛享书名的黄太史、米南宫的仰慕之情而刻意学其字,当不是意外,况且他曾经有“恨不与黄太史、米南宫同时”的感慨。也正是青少年时期的这一番刻意学习,加之尚未能有机会对晋唐法帖进行深入临习,使得他早年的书法不可能有自己的面目,故而发乎为用时就只能囿于所学的黄、米体势之下。虽然这一阶段大约只持续了十数年时间,但对赵构后来形成自己的书法面貌来说,已是定下了一种“基调”性的东西。

必须认识到,一个人的书风的转型决非一夜之间就可达到的,况且赵构是要在繁乱的绍兴初期政局中用米芾书体来书写诏书。所以,他决不可能是在“豫方使人习庭坚体,恐缓急与御笔相乱”情况下突然“改学”米芾字的——只能是“改用”,尽管南宋人众口一词地称赞赵构在书法有着“天纵”的资质,这也仅仅是拘泥于他贵为“天子”的身份而已。当然,赵构的书法天分也是比较高的。因此,米友仁在赵构书风的转变中必定起到了重要作用。米友仁师法父亲而逼肖,得宋徽宗赏识,在宣和六年与杜从古、徐兢同管勾御前书画所。或许正是此时,青少年的赵构在禁中结识了米友仁等。虽然宋室南渡后,米友仁曾一度失官,但他很快就被赵构召至宫中以侍清燕,从事内府所藏书画的鉴定工作。根据相关文献记载,至少在绍兴六年,米友仁已经在赵构身边了,而绍兴初期又正好是米芾书法大量集中内府的时间。对此,岳珂在《宝真斋法书赞》中所记载的,赵构复好米芾书法,并以其子米友仁侍清燕“而宸翰之体大变”,基本可信。

也正是在米友仁侍清燕的时候,赵构在取学米芾书法的同时,也开始大量临摹内府所藏米芾所临王羲之书札和《兰亭序》,并以此作为上追晋唐的桥梁。赵构“作米字”的时间似乎也不长。文献记载表明,赵构在绍兴四年临王羲之小楷《乐毅论》赐韩世忠、七年临行书《兰亭序》赐刘光世,并在十年多次题赞王羲之书法等。传世书迹中绍兴十一年所书《赐岳飞批劄卷》、十三年前后所书《御书石经》,就已经少有黄、米体势而多王羲之笔意。

打赏 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

来源:兰清竹韵(站长微信/QQ:151341109 微信公众号:lqzy66),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s://www.liumenghao.com/shuhua/5544.html

本文标签:书法迷  赵构的书法艺术  

关注微信公众号:lqzy66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相关文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兰清竹韵 ICP备案:鲁ICP备2022026612号 |